西厌

笔名中华铅笔/圈名线线。
/待千年雨歇时,愿齐聚福建雨村。/
混圈杂,涉猎范围广
本命cp灰喜。

今天份的深夜六十分!
歌是《扑朔迷离 (跑得快)》,
给选曲大佬跪了,歌一拿到手完全不知道怎么上手orz
其实一开始是想写殷灵的,感觉挺符合的,但是由于平时没有揣摩过这个角色,很不好出手,也担心完全写成另一个人物,只好从其他地方下手了!

写得不是很好,轻喷。若反应不好,马上取消查九的tag!

严重ooc! 严重ooc!
不知道长图会不会被糊,希望不会!
cp是查多。目前是多 单→ 查

写得不好,看到时发了之后的反馈,如果不好就马上取消查九tag
最后是ooc致歉555555

抽到要写的歌曲是《Ta voix》!挺好听的!

恭喜动画开播!!!

【查九 扶婷cp向】
是网游世界的设定qwq!朋友点的相爱相杀梗,可惜写着写着把坑越挖越大,不小心爆字数了orzzzzz

第三年了。







速涂了个哥,看见今天沙海剧组发的那个十年短片,几乎完全符合叔写的,台词都一样,很受触动,我现在听见车鸣笛声也挺难受的,没忍住,就去画了。

“你十年了就不能笑一笑吗?恢复到原来天真无邪的样子,这样小哥才能认识你。”

“你老了。”

其实我是应该画潘子的,但是我画不出来,各种原因,而且,看完之后脑子里回荡着的只有这幅小哥走在三圣雪山前的画面,我知道我也画不出来,可是我的心一直喊着让我画,我认了。哪怕难看。

都8102年了,为什么我还会为十年之约,为潘子哭啊。

初夏

  

        轻柔的海风抚着刚刚经历了退潮的软沙,浪卷时不时懒怠地拍打着岩石,一切都显得平常安好。虽是刚入夏,空气却有点使人浮躁,仔细看沙滩上还有二人,一人身形有些畏畏缩缩,脸上带着纠结与焦躁,另一人却相反,大方地站着,带着淡淡的微笑,可眼角却是耷拉下来的,这哭不哭笑不笑的表情让人感觉怪异,但又没有任何违和感。

        两人任海风带起些许沙子沾到衣服上,互相都没说话的气氛渐渐与海融合,在海边踱着步的焦虑男子似乎在考虑着什么,微笑男子有耐心地一直等在隔壁,时不时掸掸身着的红礼服上不存在的灰尘。

        过了很久,焦虑男子表情逐渐坚定下来,决定了什么似的握了握拳,而后开口说:“我同意这个协定,说好的东西请一定在之后拿给我。”红礼服男子嘴角的笑意更深了,取下头顶同样是红色的礼帽,行了一个非常标准的绅士礼,“交易形成,客人您要的将会如愿到手,多谢惠顾。”

        海边,轻柔的风还在吹,已近夕阳的天边被染成好看的颜色,太阳光照射到沙子上,留下一片金辉。只是一眼望去,在金辉中有点红。刚刚海边的两人已剩下红礼帽男子一人。
海水开始慢慢涨潮了,浅浅的海水浸湿了红帽子的鞋子,红帽子眺望着海平面远方,不知道在看还是在想些什么,蔚蓝表面的波光嶙峋在红帽子的绿眸里闪烁着。

        沙子反射的金辉与海面折射的光在红色礼服表面交融。他蹲下,用带着手套的手,抓起一把还未湿的沙子,又摊开手看着这些沙子像时间一般在指缝漏走。愣了一下之后,缓缓解开手套,小心翼翼地用手去触碰初夏的海水,虽然被太阳照射了一天但其实除了表面都还很凉爽,就像这变暗的天色中也渐渐变凉爽的空气。红帽子勾起了嘴角,望着海水的眼神也透露着不易察觉的笑意。他的手小心撩着海水,眼睛眯了眯,对着空气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光说了句话:
     
     “夏天也终于到了呢,小蝶蝶。”

        他蹲在海边用解开了手套的手划着海水表面。太阳渐渐消失在海平面,从远处看,他红色的背影略显孤独。

        后来,黑暗侵蚀了大部分的天空,海边的身影不知何时消失了,在沙滩上留下的脚印也被涨潮的海水消去了痕迹,仿佛,刚刚一直都没有人在此停留了很久。只有一处还没被海水到达而且似乎还泛着幽幽光亮的沙滩,不知道谁写了一句话

      “水除了能暴露自己,也能很温柔地对待自己”

        终于,黑暗吞噬了所有,唯一有存在感的字也被海水湮灭了,有一两只蝴蝶飞向不知通往哪的远方,慵懒的大海也沉湮入黑暗,岸边的探照灯已经开启,夏夜凉爽的海风吹散了白天的燥热,又是一天的结束。

     黑白从不相融,但当灰色行走其中时,一切却又密切不可分。

End.


是帽橱一枚qwq  道系了这么久终于克服拖延有产物出来了,很开心!

One For All 全覆盖—射门式!

小久生日快乐!!!!!!!
画的是动画最新一集里面的【One For All 全覆盖-射门式】小久要每天都开开心心的!!!

是指绘不是手绘qwq
没有时间了没有时间了,先放个线稿,上色明天补吧,感觉肛了一天眼睛要瞎了orzzz

也许这就是渣渣吧,用一天定稿什么的